环亚

时间:2019-11-17 09:04:08 作者:环亚 热度:99℃

环亚老杨给我散烟,我一看是中南海,就嘿嘿笑着说“抽我的!”,然后拿出紫云。在北京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一般身上带两包烟,一包北京本地的中南海,一包云南烟或者是金白沙(中南海虽然好抽,但是在北方干燥气候下天天抽这种生烟丝的还是有点恼火)。在中国,可能只有西南这几个省份的人才特别讲究抽什么烟,成都很多月收入1k多点的银摸出来的都是10多元的烟,这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些城市简直无法想象。我在北京见过的很多IT企业的高级经理人都抽4元一包的10MG中南海,这在成都也是同样简直无法想象:-)

环亚

慢慢的冬天就到了,那年西安的冬天异常寒冷。我们已经大四,混日子混得不是一般化了。常常都是宿舍里整个屋连着一周都只有一两个人,其他傻逼都不知道他妈的跑去哪了。当然这样混,粮草消耗速度就骤然加快,于是每天下午3点过的时候,自习教室人就出奇的多。都是他妈等着生活委员去取信和汇款单的,呵呵。她没说话。

“我们正在查!”

一晃眼就元旦节了,老颜他们连写了好几封信过来让我元旦一定要到交大去玩。我没办法,只好过去。元旦节那天中午,到了老颜她们宿舍楼底下,老颜和刘旭已经等在那里了。老颜上来就给我一拳“你崽儿死在你们那边了啊?愣个久都不过来!”我只能嘿嘿傻笑,装瓜。刘旭说“嘿嘿,今天某人特别兴奋哦!”我暗叫不好,一转过头,于颖蕾已经跑过来了。仍然是大波浪,穿的皮衣,紧身牛仔裤,就跟个社会上的时髦超妹儿一样。我只能苦笑。老颜说:“我们经济大班要集体去终南山,再等一个小时就要出发了”。我大惊!压低声音给老颜和刘旭说:“我日你们两个瓜货不是害老子么?那不是只有于颖蕾和我在一起?”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当时的高档商场开元商城(可能也8算高档,但是对于我们学生来说,还是真的有点吓人),我在里面东转西转,目光猥琐,额头冒汗。看见时装柜的那些很薄的女孩子夏天穿的褂褂儿动辄都是400、500,把老子吓腾了!这个数目在当时,节约点都够在学校里生活两个月了。老子赶忙逃离时装柜,心头还在安慰自己,反正衣服买了不一定合适,对的,不能买衣服,妈的这个不是我不买,是确实怕不合适 :-)我们找了个新源路上的小馆子,坐下,点菜,上菜,开吃。当然这个过程中基本上都是老子一个人在说话。我两边问,他们一人说一句,我才晓得原来是春节快到了,夏蓉想喊老颜跟到她回成都,见一下她父母(算是“认定”一下,呵呵),但是老颜这瓜货竟然不干,说的是要见就要夏蓉先跟到他回重庆去见了他父母才行。=================================================

环亚

他们两个就站在我们不远处,当时两个人离的很近,但是谁也没有说话,就那样直直地望着对方,像两个木头人一样呆站了半个多小时。我也无语。

这一对冤家,后来直到毕业时关系都一直这么若即若离,始终就没有整撑抖过。老颜为夏蓉打过交大学生处的老师,夏蓉为老颜割过腕。但是最后毕业我去和他们告别时,他们之间的关系仍然如同我94年国庆节刚刚见到他们时的程度一样。老颜毕业考上外经贸大学国际金融的研究生,夏蓉毕业通过他老汉儿的关系进了太子党的家族企业中信实业银行总行。两个人都去了北京,然后在老颜上研究生的4年中(读的双科硕士),两个银又开始像在西安交大一样的关系轮回,又若即若离,跌跌撞撞的在北京过了4年。2002年老颜毕业,拿到摩根大通的offer,去了米国。那时候我也在PwCC北京,和夏蓉一起到首都机场去送他。他们两个人足足对望了半个小时,然后互扇一耳光,老颜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安检口,夏蓉拖起我就往候机楼外走。这他妈才真正是孽缘!一如他们两个出生的城市(成都/重庆)一样。后来夏蓉调到了香港中信泰福(荣志健的那个),就一直在香港了,最后好像和一个香港银结了婚。

关于环亚跟环亚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环亚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
本文链接:http://antiaowang.topljln2n88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